理解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双重逻辑

2019-11-08 15:11:46
热度:819

对于东欧新马克思主义和各种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和分析,应坚持理论逻辑和现实逻辑的双重视角。我们应该从理论逻辑的角度来解释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具体理论观点,特别是他们的理论逻辑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传统之间的内在联系。此外,从现实逻辑的角度,展示了这些理论观点与特定时代人类实践之间的逻辑关系。可以说,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既不是对马克思思想的机械坚持,也不是某一领域的工具理论,而是一种始终关注人类社会发展和命运的反思理论。他的理论的生命力不仅体现在解读马克思的语境中,也体现在与人类历史的每次重新对话中。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逻辑在更大程度上冲击和渗透了当今人类社会的历史现实,这种对现实的强烈关注成为其理论的主导基调。

人性理论的逻辑演绎

数十位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作为一个学术共同体被研究的原因不是他们没有认识到这些理论家在学术背景、研究主题等方面的差异,而是这些差异掩盖不了他们共同的理论追求和价值取向。具体来说,大多数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争取民族独立和反法西斯的艰苦斗争中坚信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然而,随着东欧国家斯大林主义的加剧,斯大林主义解释的马克思主义和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给东欧的意识形态创新和社会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制约。在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看来,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不应该是这样的。这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解不仅背离了欧洲文化传统,也背离了马克思对人的理解和对人类理想社会价值的追求。因此,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回归马克思”和“复兴马克思”成为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共同理论目标。所谓“回归马克思”,就是回归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实践哲学等人类理解理论;“复兴马克思”就是复兴马克思思想的人性和社会主义本质。总之,这是为了恢复苏联教科书体系所涵盖的马克思思想的人道主义精神本质。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这方面开展了许多有影响力的学术著作。例如,彼得罗维奇对“回到马克思”和“复活马克思”给出了非常明确的解释,指出这是一条从漫画到原型的道路。他认为斯大林主义本质上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所理解的创造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它歪曲了许多马克思主义观点。只有回归真正的马克思,才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复兴马克思”,而“回归马克思”不是对马克思的原教旨主义解读,而是对马克思人性观的恢复。沙夫指出,马克思对人和人道主义精神的理解在今天的社会主义实践中已经被遗忘,所以在他看来,今天是一个需要重新发现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斯托扬诺维奇还在马克思主义中表达了批判斯大林主义、恢复人的本质的思想。他指出,马克思的人性思想仍然具有吸引力的重要原因是它能够与当代人的要求和愿望产生共鸣。可以说,它的理论逻辑贯穿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虽然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理论兴趣点,但他们的深层理论逻辑并没有改变。无论他们面临什么样的历史条件和人类处境,他们始终关心的是如何消除和抛弃统治人民的各种压迫、物化和异化现象,从而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这不仅是他们一贯的理论逻辑,也是他们从马克思那里继承的最重要的思想遗产。

多维现实批判逻辑

一方面,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逻辑首先发展成为对东欧国家社会主义命运和社会主义改革的现实关注。可以说,所有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都从不同的维度关注社会主义这个主题,因为它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实践维度。然而,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对这一问题的理论反思是一种外部反思,他们设想的生态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新社会模式只是局限于未来社会某一阶段的理论构想。然而,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大多是反斯大林主义进程和社会主义自主实践的直接参与者。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他们是社会主义改革理论的设计者。弗兰纳茨基从一般到个人批评了国家社会主义模式。他认为社会主义也有异化,并指出社会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新型民主的发展和深化。斯托扬诺维奇把“社会主义”解释为动词。他在实践哲学的框架内重构了社会主义的内涵,使社会主义的能指和所指在实践活动中统一起来。在他的理论中,社会主义指的是未来共产主义的当前存在,而“人”是这一过程的主体。只有促进人的自由和发展,才能建立以生产者自治为特征的社会主义。沙夫对未来的社会主义做出了大胆的预测,在反思波兰革命的异化之后,他提出了以分权、自治和民主为核心的社会主义新模式。此外,许多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如费希尔、斯维塔克和马库斯,都以不同的方式关注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

另一方面,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逻辑发展成为对现代性危机的现实关注。现代性无疑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焦点话题。在梳理20世纪现代性理论反思的谱系时,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理论资源长期被忽视。可以说,东欧国家既是西方理性文明的继承者,也是其受害者。这一特殊的历史经验为东欧国家的理论家反思现代性提供了坚实的历史文化基础。柯西奇、科拉罗夫斯基、海勒、费希尔和鲍曼等理论家对现代性危机有着更加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们对物化和技术理性对现代人的全面控制有着更深刻的理解。科西克指出,现代社会是一个伪具体的世界,伪具体是现代性危机的充分体现。他从多个维度深入分析了现代性危机的主要特征,用具体总体性辩证法批判了伪具体本质,指出现代性危机的根源在于社会的整体经济结构。他反对所有外部力量对这个问题的胁迫。科拉罗夫斯基把克服现代性危机的希望寄托在传统文化精神的复兴上,并制定了以传统信仰复兴为中心的现代救济计划。海勒构建了自己的现代性理论。她的理论具有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强烈理论品格。它不仅包含了各种现代性理论的反思考程度,也包含了她自己独特的现代性体验。并非所有理论家都能达到她的理论的深度。

以上对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和现实逻辑的分析,虽然不能涵盖其理论观点的全部丰富内涵,但可以为我们深入研究东欧新马克思主义奠定坚实的基础。因此,我们必须坚持理论逻辑与实践逻辑相结合的原则,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观点与东欧的文化、历史经验、20世纪理性文明的危机和人类社会的困境从几个主要方面进行多维度的把握。只有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进一步凸显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所蕴含的精神资源,这对诊断和治疗欧洲文明、丰富人类文化精神具有积极意义。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全媒体时代舆论非理性表达引导机制创新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中共黑龙江省党校哲学教研室)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刘欣然

中彩网 广西11选5投注 广东11选5app 重庆彩票网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